你的酒館對我打了烊...只好酒後人生

2019-09-14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從台中到高雄常駐幾個月還記得那天是星期四我和一個朋友相約酒館喝酒我們坐在包廂裡聊天點了香檳和調酒混著互喝
午夜的十二點酒館慢慢湧進了許多人潮也許我穿著紅色連身裙我在包廂裡看來特別顯眼時不時會有人過來搭訕
吧台前有三個男生其中一個特別可愛短髮有著厚厚的劉海又帶著大大的黑框眼鏡笑起來有兩個深邃的酒窩我們偶爾會對到彼此眼神
一小時過後他朋友胖男和平頭男拉著他走了過來搭訕開口搭訕的是那個胖男看起來很喜感的人
"包廂裡面只有你們啊?""對啊" 朋友回應他"我跟我朋友三個人,要一起玩嗎?"朋友問了我意見我說OK
他們三個坐了下來但胖胖的那個坐在我跟我朋友中間另一個平頭男坐在我旁邊那個可愛男卻坐在包廂邊邊一個人默默喝酒看我們玩遊戲
"你那個朋友不玩遊戲的啊?" 我問"欸XX你過來一起玩遊戲啊" 胖男叫著"我想先喝酒看你們玩就好" 他回
我們玩著新加坡拍拍拳和五、十、十五為了讓他加入我問有沒有大家能一起玩的拳"那玩倒楣拳" 胖男建議"我不會倒楣拳" 我回"就是五、十、十五的眾人版,五個人最多二十五,最多只能比五,喊拳的下一家喝" 胖男說明"這樣你朋友也可以過來玩了吧?" 我問"XX你過來玩啦" 胖男叫著
平頭男則見我對他冷淡沒興趣他就跑去別的地方找人玩了於是可愛男坐到了我旁邊我們四個玩著倒楣拳酒一杯接著一杯喝就在我們都微醺了我跟可愛男交換了LINE
酒館結束後已經四點胖男跟平頭男也離開了剩我跟朋友和可愛男"要一起去看日出嗎?" 他問"看日出?高雄哪裡可以看日出?" 朋友問"不然說去看海好了哈哈哈"可愛男笑著 露出很深的酒窩
朋友又問了我意見"可以啊明天我們都放假沒事去看看也好"叫了計程車我們抵達西子灣旁邊有一家超商我們買了水喝可愛男卻買了一瓶啤酒繼續喝
"你這麼愛喝酒喔?" 我問"愛喝酒的人 心中都有故事" 他說"喔?什麼故事啊?""心碎的故事" 他點起了一根菸"被甩了喔" 我笑著說"對啊只是很久了 這樣的生活變成了習慣" 他喝了口酒"這樣不好喔 喝太多酒會變酒鬼 菸也要少抽點 不然會不舉喔" 我開玩笑"放心 硬的很" 他笑了"你的酒窩好可愛喔" 我戳著他的酒窩"很多人都這樣說 但我不是很喜歡這對酒窩" 他喝了一口啤酒"為什麼啊?" 我疑惑"這讓人看我覺得很幼齒 好像我長不大的樣子" 他抽了一口菸"不會啊 我覺得很可愛"
他笑著 沒回應我的話
太陽升起 他說 "回家吧 你們也累了"他叫了計程車送我們回到租屋處我傳LINE給他 "回家小心"他回覆我貼圖OK
這段時間我們互傳著LINE也去看了電影 唱了歌但他始終沒對我有進一步的舉動只是會偶爾開黃腔說笑話
有一天我們一起去了墾丁我們曬日光浴 玩水回到民宿逛墾丁大街吃吃喝喝回到房間他一樣買了啤酒喝著喝著也許是他太累他竟然醉倒在我房間睡著
我看見這狀況上前去推了推他他的呼吸聲很大聲看來是真的睡著了就這樣他抱著我什麼事情都沒發生的過了一晚
後來我們又一起去了酒館喝酒離開酒館之後"我可以去你那過夜嗎?" 他問"這麼突然?我房間超亂的""沒關係 我不介意 我還可以幫你整理" 他笑著說"好吧"
回到租屋處我讓他先進浴室洗了澡這時間我把房間整理了一下然後換我洗完澡後出來看見他在滑手機我吹完頭髮說 "該睡覺囉"
關上燈躺到床上我們側躺面對面他忽然將嘴唇親了上來"會討厭嗎?" 他問"不會"
他又將唇吻了上來伸出了舌頭雙手不安分的在我身上探索他脫去我的睡衣和短褲用手掌撫摸我的乳房邊接吻邊用手挑逗我的乳頭
延著我的唇到脖子再到耳骨又順著我的頸部滑至鎖骨親吻來到了我的乳房吸允輕舔他的手往下滑將我黑色內褲撥開用中指輕輕探入我的蜜穴
"好濕" 他笑著說"討厭不要說出來啦" 我拍他他將中指緩緩的插入 攪著我的水水開始流出中指開始規律的運動進出
"啊......慢一點......太快會太刺激......啊...啊...不要......不要那樣......"我輕輕呻吟但他卻越感興奮手指緩緩的加快速度還多用了無名指探入熟練刺激著我的G點
"想要我進去嗎?" 他笑著說我反擊笑說 "如果你不想也沒關係呀"
他將褲子脫掉露出他堅挺雄偉的肉棒抵在我的妹妹外面摩擦
"真的可以不進去嗎?" 他又在開玩笑"啊...啊...好啦...拜託你進來嘛..." 我求饒
聽到這關鍵字他將肉棒緩慢插入"嗯...好緊...也太緊了..." 他驚呼"慢...慢點...你的太大了..." 我深呼吸
他的肉棒真大到讓我有點受不了即使已經濕潤到不行的妹妹還是得要他慢慢放進來他將肉棒放在我的妹妹裡等我適應
"我要慢慢動了喔" 他說"好..."
我們用著傳教士體位他俯在我的上面挺著腰十足好的腰力在緩慢扭動
"好...好舒服..."他緩慢又溫柔的速度深入淺出的動作碰得我緊緊抱著他
他的下體規律運動不時將唇靠近與我熱吻我們的舌頭交纏而他右手俯撐著左手將我的腿架著每下撞擊都頂得越來越深入
"來 換你在我上面搖" 他將我抱起"我不會搖...而且你的好大..."我笨拙的前後扭動"我帶你" 他手扶著我的屁股我被他一前一後扭動著腰"啊...啊...那裡...頂到了...太刺激...不行..." 我在他耳邊呻吟"好舒服嗎?我也很舒服喔" 他吻著我的頸子
最後他要我趴著從後面來深深的...開始撞擊著我的臀部啪啪啪...我房間裡持續的聲音"啊...我想射了" 他說"好...""要我射哪裡?"他不停扭著腰趴我背上在耳邊詢問"啊...啊...射...射背上" 我呻吟喘息著回應
啪啪啪啪~~~最後一下頂得特別深入後拔出"啊...我射了" 他喘息說著我的後背隨即感到一股熱意許多的精液在我的背上他俯下身來親吻著我的頭髮耳朵和頸子這是我們的第一次做愛時間及格舒適及格溫柔及格幫我清潔加分一起洗澡加分抱著我睡加分 
#更
自從我們做愛以後我們的關係處在曖昧不明
"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某次我們在房間喝酒他突然問我"你是認真的嗎?" 我回他"一半認真" 他笑著說"認真還有一半的喔?" 我揍他"等你想和我在一起時再跟我說"他喝了一口酒 滑著手機
想和他在一起嗎?我們相處在一起的這段時間他人真的很好相處起來很舒服做愛感覺也很舒服...
但...在我心裡其實有個不知道該不該說的人我台中有個男朋友...只是嚴格說起來是前男友
我們的關係聚少離多他對我也並沒有說很好我曾跟他提過很多次分手但他都不跟我分手...
這次我出差外派到高雄幫忙原本不怎麼理我的前男友卻開始勤勞對我噓寒問暖甚至會詢問我的行蹤
某天我剛好從浴室洗完澡走出來"你手機剛一直在震動 好像有人很急著找你"可愛男趴在床上玩手機遊戲跟我說我走過去看了我手機訊息是我前男友的名稱"喔 我家人打給我 應該是有什麼事吧" 我回
打開LINE我前男友傳來的訊息"今天很忙嗎?""今天工作累嗎?""有好好吃飯嗎?""你在幹嘛呢?""我可以打給你嗎?""XX有一通未接來電""XX有一通未接來電""XX有一通未接來電""看見回我一下好嗎?"...............類似的訊息和過沒多久就來一次的電話
"你太誇張了吧 我在洗澡啦""而且我已經跟你分手了 是你不要分""你再這樣一直吵 我就封鎖你"
傳完之後可愛男問 "怎麼了?""沒事 只是個無聊的人" 我說"人氣很旺喔 有人在追喔?" 可愛男笑著說"對 你不好好對我 小心我被追走" 我說
可愛男坐起來幫我按摩"是是是 我會對你很好的" 他說著邊說手卻往我胸部摸過來"別亂摸 我頭髮都還沒吹" 我撥開他的手
剛剛被前男友那樣亂老娘現在可沒心情拿起吹風機吹著頭髮心想可愛男有沒有看到我手機畫面
後來的某天我們又一起去喝酒這次可愛男喝的有點醉我們一起回到我的租屋處
脫衣 洗澡 聊天 做愛這是我們的SOP
我們正在脫衣洗澡聊天的階段"你說過你有心碎的故事 是怎樣?" 我問"你幹嘛突然問我這個啊?" 可愛男笑著說他只要一笑那對深深的酒窩就會露出來而且他喝酒之後的眼神很會放電
"沒啊 我好奇而已" 我說"你真的想聽?" 他瞇著眼睛看我幹 那眼睛好電"對啦 你要不要說嘛" 我撒嬌"好啦 告訴你" 他開始回憶
"我在一年多前有一個女朋友" 他停頓"嗯?然後呢?" 我問
"我們在一起兩年 發現我們價值觀不一樣""我委屈自己退讓 為了讓她開心 勉強著在一起""不管什麼我都順著她 不管是物質或金錢""但最後換來許多心碎的結局"
他邊說邊用蓮蓬頭淋著自己像是要掩蓋掉他快落下的淚
"她的背叛 捏造的事情 朋友看我像看恐怖情人的眼神""他們說著我是神經病般的故事 最後我們形同陌路""然而我用了很多時間來釋懷並證明我不是""即使最後釐清了 但我跟她和他們的關係都回不去了""而許多人不知道的是""她為了跟我分開 親口跟我說她跟朋友上床的經過""說了許多傷透人心的話""做了許多不該有的動作""這些事情是不會有人知道的"
說完後我抱著他 "都過去了"
"你知道一個人在深夜裡徘徊""喝酒 玩樂 重新認識新朋友""這些都不難 難的是傷痕無法抹平""記憶變成根深蒂固的牢籠""雖然它們是我成長茁壯的養分""但也讓我在記憶的深處懼怕人性"
我聽他慢慢的說著
"也許人類就是這樣吧""是不滿足的 是貪婪的 是喜新厭舊的""有更好的 就會丟掉原來屬於自己的""失去了原本的才開始有痛感""不甘心將其讓給別人""但又想要擁有其他的""每個人要結束一段感情""都應該善待對方""殘忍的結束 只會讓彼此受傷"
他看著我像是知道我背後的故事一樣"別緊張 時間是強大的魔法師 會淡化所有的傷" 他笑著和我說
我們洗完了澡吹乾頭髮躺到床上他捧著我的臉龐對我說"如果你不想和我在一起也沒關係""最終妳都是要回去台中的吧?""你有想過離開高雄嗎?" 我問"我還是會待在高雄吧""為什麼一定要待在高雄?" 我將身體躺平"我的家人需要我待在這""你就不覺得我也需要你嗎?" 我撇過頭去
他沉默沒有回應
幾分鐘後他將我的臉捧了過去親吻"我也不想你離開" 他邊親邊說"我下個月就要回台中了" 我說他的親吻停止並躺下說 "是嗎?"
我趴在他身上親他吻他撫摸他輕輕逗弄著他的肉棒"以後我們可就沒辦法做愛了"我將手指搓著他的馬眼流出一點一點黏黏的前列腺液
"那這段時間我要讓妳懷孕""這樣你就得留在高雄嫁給我了"他開玩笑的說著
"別亂說 我可不想這麼早當媽媽"我揍他要他別真的這樣
我屈身下去含著他的肉棒"嗯..." 他發出了舒服的呻吟
我吞吐著他的肉棒輕柔而又緩慢的吸允舌頭舔著他的馬眼縫手掌搓著他的肉棒流出的前列腺液鹹鹹甜甜的
他將我拉了起來轉守為攻的俯在我身上"我要讓你忘不掉我" 他說
隨後他將我的雙腿打開在我的妹妹旁邊舔著"別...好癢..." 我嬌嗔
他用舌頭在妹妹外面試探邊撫摸我的腿邊舔著光這樣的刺激就讓我流出水"才這樣就很興奮了嗎?" 他說"討厭...別講出來..." 我抗議
他用他的舌頭在妹妹處舔著邊舔邊深入到妹妹裡頭手指挑逗著我的小豆豆"啊...不要摸那邊...太刺激了..." 我呻吟"不喜歡嗎?" 他問"不...不會不喜歡...只是...太...太刺激..." 我顫抖著
他將速度放慢了下來最後用手指不斷來回抽插且舔著流出的水水一直滋滋滋的配合他的手指律動發出聲音
"好...好了...不要了...給我你的...""嗯?給你什麼?" 他裝傻問著"討厭...給我進來喔..." 我故意將大腿合上他卻故意將手指加快速度攪著"給我你的棒棒...給我...快點..." 我求饒
他直挺挺的肉棒抵著我的妹妹畫著圓圈"叩叩叩 我要進去囉" 他裝俏皮的說"再鬧我就不理你了" 我威脅他
噗滋一聲他將肉棒整隻插了進來"嗯...好緊好溫暖好舒服" 他在我耳邊吹氣說著"啊...你很討厭...誰讓你這麼粗暴的..." 我叫了出聲"啊...啊...太快...快了啦...慢一點...""你是...是不是...想被我...揍了...""啊...啊...啊...啊..."
他規律撞擊著我的妹妹他溫柔又霸道的衝刺著他邊做邊在我耳邊說話"喜歡這樣的力道嗎?""想要我再大力點嗎?""這個姿勢你喜歡嗎?"
我跟他這樣的做愛契合度極高不管他怎麼做我都感到很舒服於是我不停點著頭他的話也越來越淫穢"喜歡被我這樣幹嗎?""我的肉棒是不是很大?""你這麼需要我 如果沒有我怎辦?"
換了兩 三個姿勢後"我要射了 這次射裡面怎麼樣?"我搖搖頭說 "啊...啊...不行...不能...不准射裡面...""不行 這次我一定要射裡面"他越動越快他的肉棒不斷漲大著衝撞"啊...我要射了!" 他喊著隨即拔了出來將所有的精液射在我的肚子上
"有沒有嚇到呀?" 他笑著說"你欠揍~" 我踢了他一下然後我們都笑了
時間過得很快最後我還是回到了台中只是他不知道的是我回到台中後沒多久就準備要當媽媽了

松坂大輔素有「平成怪物」之稱,今年以39歲之齡重返老東家西武隊,今天熱身賽先發迎戰日本火腿,和令和年才轉投日職的「台灣大王」王柏融交手。王柏融首打席從松坂手中敲安,但次打席被三振,雙方平分秋色。

19歲「杜克怪物」Z.威廉森(Zion Williamson)以狀元之姿加盟鵜鶘,雖然開季因傷缺振,但回歸首秀技驚四座,還頻頻寫下紀錄,儼然成為鵜鶘自A.戴維斯(Anthony Davis)離開後的新看板球星,總管葛瑞芬(David Griffin)也大讚,球隊正被正確的人帶領著。

在球季因武漢肺炎停賽前,馬刺打出27勝36敗的戰績名列西部第12,暫時被杜絕於季後賽大門外,這與以往西部強權的馬刺相比,本季表現確實些許失色,不免也讓外界開始揣測,馬刺是否無緣締造連續23年殺進季後賽的聯盟紀錄,對此陣中前鋒蓋伊(Rudy Gay)也在受訪時提到這項話題,他表示對馬刺充滿信心,大家一定能夠團結在一起進入季後賽。

武漢肺炎正在全美肆虐,這波疫情要持續到何時仍是未知數,對此愛心不落人後的公牛一哥拉文(Zach LaVine)也向西雅圖當地社區家庭伸出援手,將提供12500頓餐點給因病毒影響被迫困在家中的居民,幫助大家度過這回的艱難時期。

瑞士名將費德爾(Roger Federer)上月宣布膝蓋接受手術,宣布跳過紅土賽季,隨著武漢肺炎疫情嚴峻,想在草地賽重返戰線也成未知數,他表示,現階段該思考的是疫情嚴峻下,如何保護自己和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