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atuation望望著你

2019-09-14

「嗨,我本來想嚇妳的。結果失敗了」K聳聳肩,順手提過我手上的袋子燈光閃爍的信義區街頭滿是衣香鬢影,我打量街上的人群,想不起來上次在深夜出門是什麼時候「不習慣嗎?」K臉上始終帶著溫和內斂的笑容,夾雜大男孩特有的天真和純粹,乾淨得如同他身上穿的素色上衣和黑色短褲我低頭檢視自己的穿著,黑色針織背心和黑色長褲,應該不會看起來太正式吧,我忍不住皺了皺眉,工作了兩三年加上老師這個職業,我真的完全想不起來大學的妹子都穿什麼出門「兩位,吧台。」他的熟門熟路和我一路尷尬的微笑,怎麼覺得身份對調了,我心裡嘀咕著,沒錯,K是我畢業後的第一屆學生,而我現在和學生在酒吧裡,就是這麼荒謬的情節。
Denzel Washington ,帶著冬瓜清甜的威士忌,bartender 挑了很適合他的一杯酒,孩子氣的外表和成熟老到的說話方式,濃度高得我以為我一口就能喝醉『所以你很常來酒吧嗎?』我偏著頭看他自在地和bartender 聊成一片,這種感覺很微妙,印象中的K一直停在高中,結果一瞬間就變成大人的樣子「也還好,我很難約的,喝酒很花錢。」他眨眨眼,長長的睫毛在昏黃的燈光下搧成一片海洋,波濤洶湧我笑了笑沒有回應,玩運動的男生不喝酒、很難約,聽起來就像一個巨大的謊,但是真是假也無所謂,太認真嚴肅的安慰不是現在的我需要的「還要喝嗎?」『有點想睡了』「那走吧」K起身,寬厚的肩膀在我旁邊,街道上的行人漸漸少了,喝酒後的放縱讓我在路上走得歪歪斜斜,K伸出手攬在我的腰上,好像有點不合道德哦,這樣的念頭閃過一秒,可是最近真的好累,於是我默許了他的行為,好久沒有抱抱了好想抱抱,一個人真的很討厭
『不要告訴我你住在六樓』我瞪了他一眼「四樓,哈哈」K笑得很狡猾,而我一臉無言,走進他的單人房,調酒的後勁突然一下子湧上來,『我還沒洗澡,可以躺一下嗎?』得到同意後我直接躺下,「妳還好嗎?」K擔心的看著我,心裡突然湧起一陣溫暖『沒事,只是很想睡』我閉上眼『你可以先去洗澡』K跟著躺到我隔壁,「沒關係,妳可以明天再洗」一邊說著,K伸腳踢了牆上的開關,房間突然一片漆黑『我很臭』我懶洋洋地開口,覺得神智慢慢恢復清醒,「是嗎?我聞聞看」K伸手抱住了我,鼻子往我的脖子湊過來,癢,好癢,我忍不住在他懷裡蠕動「還是很香啊」他的聲音低沉,在我耳邊沙啞的吐氣,我一陣雞皮疙瘩,瞬間從床上跳起來,『我先洗澡』
『他是學生,不可以這樣,我們只是一起喝酒而已』我一邊催眠自己一邊穿衣服「需要幫忙嗎?妳還清醒嗎?」K的聲音在門外響起,我匆匆開門跑進房間,覺得原先的篤定開始有點崩塌
吹完頭髮發現自己酒醒了,怎麼樣都無法入睡,我開了門,走到隔壁房間『我睡不著,你要不要跟我一間,也比較省電』我隨便找了一個拙劣的藉口,令人訝異的是他馬上起身跟我進門,房間充滿巨大的尷尬,他背對著我,呼吸聲很明顯,我知道他還沒睡著『想抱抱』我軟軟開口,伸手過去試探,「好啊,我很好抱哦,抱過的都這樣說」K懶懶回覆,翻了個身抱住我,寬厚的胸膛跟手臂充滿安全感,唔,我舒服地喟嘆出聲『很多人抱過是嗎』我調整了一個好躺的位置「現在是妳的」K說起這些撩人的話總是信手拈來,偏偏我就吃這一套
睡著睡著突然有種異樣感,『幹嘛』「穿內衣不是不太好睡嗎」我看著K感受他的手在背後摸索,卻遲遲無法解開,我忍不住笑出來『小孩,不要玩』「誰是小孩」他裝兇的樣子很可愛『你呀』「那妳知道小孩現在想幹嘛嗎」『啊啊啊不要』他突然把手指放進來,太久沒有親密行為的我幾乎要瘋了,我在他懷裡扭動著『痛』他的緊張我的罪惡加上喝酒後昏昏沉沉的狀態讓我遲遲無法濕潤『我跟學生上床了』在他不得其門而入的時候我竟然還能分神去譴責自己的行為進來的那一刻有種被撕裂的感覺,靈魂和身體都是『他現在不是學生了』我聽見自己的聲音冷冷的提醒K的手在我身上游移,最後握住我的腰「好緊,好舒服。」他的喘息伴著我的低吟,空間裡剩下我羞紅的頰和他汗如雨下的亢奮
『好久哦,你趕快射了好不好』我無法壓抑尖叫只能不斷求他,「還沒」K游刃有餘的對我笑了一下,身下的動作不斷持續,還抽空吻了吻我,我的神智已經漸漸迷離,雖然沒有量過,但K的長度絕對高於平均,加上平時的運動習慣,每一次的深入都帶來一陣酸麻,太久沒運動的我已經要全身乏力「這樣就受不了了嗎?」換成背後式K的聲音離我更近,我開始偷偷用力,試圖逼迫K繳械,「哦」K呻吟了一聲,真是該死的性感
「哈」終於K離開了我的身體,居高臨下地看著癱軟的我,我倒在床上覺得過去累積的尊嚴蕩然無存『哼,我要去洗澡了』一起身突然有種不適感,到了浴室就發現預感正確,月事來了。『欸,你沒發現嗎?我那個來了』「拔出來才發現」K揉了揉自己的頭髮,那個害羞靦腆的大男孩又回來了「不舒服嗎」唔,我頓了兩拍,不確定他在問哪件事,『很舒服』看著他微笑的臉,好像暫時可以把那些道德和良知、年齡與距離全部丟掉,至少就現在,我們只是這樣互相陪伴的關係「妳喝酒會臉紅,很可愛,妳知道嗎妳穿這樣,讓人想把妳扒光」「後悔嗎?老師。」「只要不強迫,就沒有道德問題吧」「以後都是妳的,我也是」

松坂大輔素有「平成怪物」之稱,今年以39歲之齡重返老東家西武隊,今天熱身賽先發迎戰日本火腿,和令和年才轉投日職的「台灣大王」王柏融交手。王柏融首打席從松坂手中敲安,但次打席被三振,雙方平分秋色。